闽ICP备12020443号-5(分站点1@龙岩市三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)
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江山镇铜钵村(北纬25"10"41.4",东经116"58"34.9")
大客户客服电话:18950888550(优先)、18950888778; 零售客服电话:18039897890 客服QQ:18039897890
跳过导航链接
未登录 § 更改密码 | 登录  




   关于中国深圳蝴蝶兰产业的报导





    一则中国深圳地区蝴蝶兰产业的报导,其标题十分传神"蝴蝶兰产业蹒跚十几载,价格跌宕,如今不值钱"。此标题涵括了中国蝴蝶兰产业十余年的变化,也是台湾兰花产业的一个对照。
    
    此篇报导的内容介绍如下:
    
    自2004年深圳年花就以蝴蝶兰为首位,在2010年也是如此。其年宵花销售量约为50万株。但是近期自花市传来的消息,低价位实生苗的开花株价格跌了10%,每株为20元人民币。
    
    在中国大陆的四大洋兰是蝴蝶兰,大花蕙兰,石斛兰与嘉德利亚兰。四大洋兰在年花的销售比例逐年增加。蝴蝶兰在1987年开始出现,大花蕙兰与石斛兰于2002年进入市场,嘉德利亚兰为2008年。
    
    最早期(2000年前几年),深圳一株A级蝴蝶兰,只要有8-10朵,可卖到200元人民币。在2004年,A级品售价是80-100元。而在2010年,预估价格为20元。一些新奇品种还有30元实力。原因即是经济学的基本供需原理。在1999年,深圳有两家台商经营的兰园,在1999年后,大陆自营兰花公司开始运作。自2004年开始,中国开始"国产化"蝴蝶兰,自华北至华南,大批公司成立。在2009年底,中国大陆蝴蝶兰公司已超过200家。自2004年之后产量一直增加,价格因而年年下降。这种产销数据反映出一个事实。 2004年之前,中国大陆的蝴蝶兰因为供不应求,因为新奇时髦,所以成了奇迹作物。一个泡沫式的奇迹产业。 2004年至2009年,供需趋向平衡,因此已是经济学原理支配下的农作物。 2010年后,成为供过于求,剧烈竞争的产业。以生产成本而言,基本的开花株成本是12元人民币,销售成本是5元人民币。考虑行销,输送等损失率,加上部份人力成本,20元人民币的售价代表这将是接近蝴蝶兰生产的基本盘。售价再低于18元则已是无利可图。
    
    一些特殊新奇的品种,无论是大白花,小黄花,黄花红心,绿花红心等,价格则不受20元人民币的限制,可到达30元~40元人民币。由这两种售价可知,大陆蝴蝶兰产业即是此两类型。一为大众化,普遍,大量的老品种,一为新奇,少数的新品种。前者是供需原则下,正常市场的产品。后者是沿袭1990-2004年间,那种稀奇,夸耀的少量产品。后者生产量如果超过某一局限值,即沦落成为前者。
    
    这种兰花产业的市场演变,也在大花蕙兰重演。中国年花市场最早出现的大花蕙兰来自日本与韩国。 2005年之前,四梗的大花蕙兰售价是600-800人民币。今年的批发价则降低为350-400元。但是在2007年之后,韩国货大批进入中国,售价开始下滑,在2010年,大陆自产的大花蕙兰将大量进入年花市场,价格下滑更快。
    
    由上述蝴蝶兰与大花蕙兰的故事可知,中国花卉市场的基本定律是年宵花为主,其他时期比例极低。以新奇,稀少之花卉为高档货。因为价格高,因此将此品种的产量扩增,此产品一方面失去了新奇性,一方面供应量大增,价格开始崩盘。这种基本定律自大都市开始向二线都市扩散,再传至三线城市。在大都市,是经由十余年才到达平衡,因此才有如是的标题"蝴蝶兰产业蹒跚十几载"。对于二,三线都市,此种剧本再次上演,但是可以演出的时间愈来愈短。换言之,兰花作物在各城市,自奇迹作物至一般作物,已是此种兰花产品的定局。而且在蝴蝶兰与大花蕙兰之后,就是再炒作石斛或嘉德利亚兰,也不可能有以往的荣景。
    
    中国大陆花卉市场集中于年花市场,而年花市场的购买者又可区分成两型。多数购买平价品以应年节的消费群。少数购买高档价格,追求新奇品种的富有人家。
    
    对此两消费族群而言,兰花公司对于平价品则以熟悉的品种为主。因此集中于V31,红龙,巨宝红玫瑰等品种。高档品以新奇稀有的品系为主。传统老品种的售价无法提高,但是栽培经验丰富,供货时节比较容易掌控。新奇品种售价高,但是如果无法在年节供货,则是无利可图,引入新品种风险就是在于不了解此品种特性,对于栽培技术与管理作业难以掌握。
    
    对于大陆蝴蝶兰年花市场能够针对普遍的品种,自小苗至开花株,能够掌控开花时程,能够提升品质。在花朵大小,在花色鲜丽方面下工夫,这种兰花公司即是现有数百家公司中的赢家。而在更高的境界,能够针对新奇品种,在短时间内了解其生理特性,建立生产作业程序。使得这些品种能够于短期内上市,供货时期又能合乎年花节庆,品质又有一定的水准。这种公司就是赢家中的大赢家。
    
    换言之,大陆蝴蝶兰内销市场并不是不可为,而是其竞争更加激烈。只有高技术水准之公司,才能持续求胜。而且更能够在短时间即累积财富。未来兰花市场其天下就是以技术取胜。
    
    因此在大陆的台商朋友,也只能正视此事实。如果仍要持续经营此产业,那就是在现实的市场现况下追求最高的利益。获得利益的关键点就是稳定生产时程,在年节前10天即时供货。稳定生产数量,依市场需求量计划生产。提升生产品质,以花朵大小,数目与鲜丽程度以提高售价。在降低成本方面,关键因子即是提升出成率,减少损失率,尤其是病害防治与病毒管制。
    
    如果目标市场不只是中国内需市场,而是全球兰花公司的种苗供应者,此门槛则是更高。对手已不是中国自家兰花公司的内战,而是要面对世界性的竞争。
    
    由台湾看大陆兰花产业的演变,那些剧情是否也曾在台湾内需市场演出?剧本如此相近,只是演出规模有大有小而已。大陆200家以上的兰花公司要能够持续生存,2009年之后是个转捩点,只有脱胎换骨,自制度,自心态的调整开始。台湾兰花产业,面对中国兰花市场自泡沫趋向平淡,从这些演变中可以学到什么?得到什么?


   本产品其它图片(请点击图片,看大图)


   所有本类产品